《钢的琴》一部酣畅淋漓的“猛”喜剧

新浪娱乐讯 面对时代的荒诞与银幕上粗暴喜剧的接踵而至,观众的笑点几乎被调养成只会上升的抛物线,阅后即焚甚至可以毫不犹豫地拿来概括某些作品。《钢的琴》的出现,对于喜剧类型来说,既是一种开拓,更是一种回归,笑得酣畅淋漓的同时,又能收获不沉重却真诚的反思。

影片《钢的琴》貌似以悲剧开场,离婚、争女儿、朋友为躲避借钱而“逃难”,纸板琴太假忽悠不住女儿,偷琴被抓进派出所,一系列事情的发生都暗示着主角陈桂林的无力回天。然而,他是以不曾放弃的身为人父、身为男人的尊严,越挫越勇,在心酸的无奈悲苦中生生地过得很乐观,即便造钢琴这样看似完不成的任务,也是以K歌拉开序幕,热闹、幽默,饱含着张猛对于这个失落阶层的爱。

不难发现,《钢的琴》的突出品质并非是国际主创或者时代卖点,它赢就赢在喜剧的质感上,如钢结构的琴一样扎实、稳稳地接着地气儿。影片略显萧索的影像背景,如同片中这群落魄的男人们,昔日荣光不再剩下平凡过活,然而,这正是张猛安排的由悲转入喜的起点。一应幽默的渐次出场,就如同衣着鲜亮的秦海璐出现在这群男人中间一样,笑果反衬得更加突出。一边是落败厂区,一边是热闹生活;一边是前妻夺女的悲,一边是兄弟造琴的乐,所有表面的笑点都紧紧贴在生活的里子上,不生硬,不强迫,不冷不远,笑由心生,心动于情。

也许你会担心,《钢的琴》主创多为东北人,故事也发生在东北,那电影岂不就是一部“二人转”或是赵本山式的小品,只能供部分区域的观众去独乐乐?答案是否定的。《钢的琴》的喜剧笑果担得起酣畅淋漓四个字,影片故事更没有所谓的地域文化限制,父女情的通感放诸四海而皆准。至于喜剧特色,就更不用担心了。台词、人物冲突、摄影机运动,甚至音乐都是张猛用来实现喜剧笑果的法宝。以王千源饰演的陈桂林为主的小人物们,无论喜怒哀乐,三寸舌从来离不开幽默,妻子提出离婚那是“她终于过上了她梦寐以求的不劳而获的生活”,纸板琴不出声他能类比成“你贝多芬贝大爷耳朵就贝”,搞笑台词俯拾即是。胖头与快手的宿怨关系,陈桂林与王抗美的情敌关系,都在造琴的任务中碰撞出不少笑点。

张猛对摄影机运动的限制,是化用了的“抖包袱”手段,出其不意地制造笑果。而通过声画对立式的音乐使用,《钢的琴》紧凑的音乐在传情达意之余,也参与进了喜剧的建构中去,彰显着导演喜剧的野心。《钢的琴》能带给观众的是一种久违的笑,带着温暖的感动,与时代达成共识后的脉脉回忆,笑过之后,也让我们看得更清,走得更乐观。


扫一扫关注神州戏曲网

【手机淘宝扫一扫购戏剧用品】

(1)收藏有礼:收藏中原戏装淘宝店即送5元无门槛红包;
(2)满减活动:最高减100元!
(3)每月会推出几款特价产品,冰点价销售!
(4)好评返现:最高返10元!行头都为您准备好了,数量颜色齐全,你一定要来哦!

【微信扫一扫关注神州戏曲网】

【戏曲点播】欢迎扫码关注神州戏曲网微信公众号,如果您想听什么戏曲,请直接留言给我们,我们会在微信公众号上为您推送~

【分 享】传承优秀传统文化,我们一直在行动,欢迎分享给身边的戏迷票友,共建戏迷大观园~

【网站声明】

1.本网所发布的内容信息部分来源于网络,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2.本网站所刊发、转载的文章,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3.如果对本网站的信息内容有相关争议,请来电告之,本网站将在24小时内给予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