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格、人物及其他

 
             风格·心态


  初春,四川省川剧院推出的新版《易胆大》,在北京获得热烈反响。查明哲导演很好地把握住了魏明伦剧作的特点,把悲、喜、闹多种风格元素恰当地融和一处:哭灵堂中,有计赚骆善人的喜剧因素;闹茶馆的喜剧中,有悲苦命运的倾诉和舍身崖赌命的悬忧;停尸保媒的闹剧中,又处处显示出易胆大的正直、侠义和智慧。正是这多种风格元素的对比、映衬、调剂,使观众始终保持着对舞台事件和人物命运的高度关注,保持着新鲜的审美感受。
  《易》剧的演出风格透露出艺术家一种近平平和、甚至不乏一点儿轻松的创作心态。这是一种见过大苦难\受过大痛苦的人才有的心态,是一种参透人生、懂得生命价值和生活意义的人才有的心态,更是深黯观众情绪感受和审美心理特点的戏剧家才有的创作心态。《易》剧的编导并不着力去渲染那些本可大笔渲染的悲剧意味和苦难,而是时时用幽默和嬉闹将其岔开,但他们在幽默和嬉闹地表现旧时代艺人的悲惨境遇和顽强智慧的抗争的时候,我们却鲜明而强烈地感受到艺术家对苦难的深刻体验,他们博大的寺悲悯,隋怀和智慧的人生态度,并为之深深感动。
  “风格即人”。在一定的意义上说,一部戏的艺术风格的确立和展现,也是与艺术家以何种心态进入创作大有关系的。相当长的时间以来,我们的创作心态是浮躁的,或急功近利于说教,或急赤白脸于煽情,特别是一大批悲剧、正剧体裁的戏曲作品,既看不到艺术家对生活苦难的感同身受,也看不到他们对人物悲剧命运的丰富具体的细节描写,除了痛苦词汇的肆意堆砌,就是高调悲腔的狂轰滥炸,毫无机趣可言。
这样做的结果是,台上呼天抢地、痛不欲生、慷慨悲歌,而台下却无动于衷、掩耳侧目甚至拂袖离场。这种情况应当引起戏曲创作者的重视。
       
           人物·故事


  《易》剧的风格以及人物、语言、故事等这些戏剧基本元素的艺术处理,激起了普通观众强烈而持续的看戏兴趣,由此我想:哲理、思辩等对提高一部戏的人文精神和思想价值当然是很重要的,但在当下,当戏曲要进入高度娱乐化的文化市场并尽可能赢得更多观众的时候,尊重并运用那些千百年形成的最基本的创作经验和艺术规律,也许是我们有必要选择的创作策略之一。
  鲜明、生动的人物形象永远是叙事性作品赢得欣赏者青睐的重要条件。作为一台戏曲演出,首先,《易》剧人物形象的行当配置就是生旦净丑齐备、唱念做打皆用,甚至易胆大一人身上就汇集了老生、武、生、丑、彩旦多种行当的表演形式,这就保证了舞台审美形式的多样性,观众视听感受的丰富性,使观众有的看、有的听,不会产生欣赏疲劳。更重要的是,《易》剧中上得了说明书的7个人物,各个有戏、性格鲜明,就是极易靠色的人物,也在对比映衬中各具特点:易胆大、麻大胆都是胆子大,但易胆大是正直、侠义、不乏一点儿狡黠的智慧,麻大胆则是淫邪、色厉内荏、鲁莽又愚蠢;麻大胆、骆善人都是好色的坏人,麻大胆是粗俗、虚张声势,骆善人则是文雅、面善、心狠、工于阴谋诡计;易大嫂、麻五娘都是“泼辣旦”,都极力推崇、帮助自己的丈夫,但观众看下来却是正邪不同、美丑各异、爱憎分明。这些鲜明的人物性格,加上那些生动鲜活的语言,那些体现袍哥生活和民风民俗的戏剧场面,都极大地提高了观众的看戏兴趣。
  曹禺先生说过,中国的观众是要看故事的。《易》剧有一个好看的故事,一个很传统、很老实的讲故事的方式,没有闪回,没有插叙,没有幻觉,只在矛盾设置、情节铺排中突出一个传奇性,使戏的发展跌宕起伏、一波三折:易胆大救场,骆善人上当,麻家茶馆闯虎口,舍身崖上赌性命,易胆大尸旁保媒,骆善人乘机劫色,三和班逃离码头,花想容自尽身亡……情节发展环环相扣,悬念迭生,始终吸引着观众的注意力。
  应当指出的是,《易》剧并没有陷入情节剧和结构剧的套路里,淹没了人物和思想。比如结尾处,三和班逃离虎口后花想容却自杀了,这意外之笔在观众的惊愕中确立了该剧的悲剧主题:一个易胆大救得了花想容,救得了天下的女伶吗?三和班逃离了这个码头,逃得掉艺人四处飘零的悲惨命运吗?

      个性·创新


  在这个崇尚个性的时代里,《易》剧的演出当然要展示、强化某些川剧独特的艺术魅力。昆、高、胡、弹、灯多种声腔艺术,清唱、帮腔、伴唱各种演唱形式,这些川剧音乐传统在《易》剧里都有着丰富多样的呈现。川剧表演上的特点和绝活如褶子功、扇子功、藏刀、变脸等的运用,也是《易》剧吸引观众的看点。
  《易》剧在发挥川剧个性魅力的同时,并没有机械地固守在既定的传统上,而是以创新的态度进行艺术创造。导演查明哲尊重传统,尊重川剧,尊重剧本,在“不露痕迹”地讲清楚故事、刻画好人物的同时,他以独特的舞台手段仓,造了一个“飘泊”的意象,那是一个概括旧时代艺人命运的意象:舞台深处吊杆上漂移不定的戏衣,舞台上漂移不定的三和班艺人的场面调度,剧场上空飘荡着的歌声“漂啊漂,漂不尽的码头,走啊走,走不完的台口……”导演还在“闹茶馆”一场,把帮腔的演员(三和班艺人)调度到舞台口,强化了易胆大的斗争力量。音乐创作上,李天鑫在传统声腔的基础上,吸收民歌、说唱的素材,采用了主题音调的写法,创作了丰富、鲜明的音乐形象,特别是加强了唱腔的歌唱性、旋律性,使唱腔更加优美动人。由此我想到,通常我们说的个性美,实际上应当是在遵守美的普遍规律基础上对个性的强调,只是符合一般美的要求,不是好的艺术,只是独特而不美,那根本就不是艺术。《易》剧舞台美术保持了戏曲舞台的简约传统,同时,两扇可移动、旋转的花格大门,又丰富了舞台空间,加强了空间的流动性。
  《易》剧的表演艺术也呈现出整体的新鲜面貌,几乎每个演员都可圈可点。且不说陈智林多方面的表演才艺和炉火纯青的行腔技巧,刘谊俊美的扮相和明亮而富有表现力的演唱;令人想不到的是,崔光丽竟如此用心于一个配角,创造性地融会了生行、丑行的一些手势、步态等形体语汇,富有内涵地塑造了一个外美内丑的麻五娘形象,她和但志生创造的骆善人、夏昌荣塑造的麻大胆一样,令人过目难忘。 


扫一扫关注神州戏曲网

【手机淘宝扫一扫购戏剧用品】

(1)收藏有礼:收藏中原戏装淘宝店即送5元无门槛红包;
(2)满减活动:最高减100元!
(3)每月会推出几款特价产品,冰点价销售!
(4)好评返现:最高返10元!行头都为您准备好了,数量颜色齐全,你一定要来哦!

【微信扫一扫关注神州戏曲网】

【戏曲点播】欢迎扫码关注神州戏曲网微信公众号,如果您想听什么戏曲,请直接留言给我们,我们会在微信公众号上为您推送~

【分 享】传承优秀传统文化,我们一直在行动,欢迎分享给身边的戏迷票友,共建戏迷大观园~

【网站声明】

1.本网所发布的内容信息部分来源于网络,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2.本网站所刊发、转载的文章,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3.如果对本网站的信息内容有相关争议,请来电告之,本网站将在24小时内给予答复。

上一篇:川剧改革之路

下一篇:没有了